网站首页>医院动态>原市政协副主席徐少伟在《九江日报》发表文章感谢我院医护人员

原市政协副主席徐少伟在《九江日报》发表文章感谢我院医护人员

2015-3-7 - 九江市中医医院

      2月17日,原市政协副主席徐少伟在《九江日报》上发表文章《感恩“上帝”》,文章主要叙述了其母亲重病期间在肾病专家吴兆东,心血管科主任周建燮、医生盛夏琴,重症监护室主任徐进堂,眼科医生余杰为等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下,成功挽回了生命的事情经过。

相关链接:

           感恩上帝

母亲大病一场,近期可望出院回家调养了。全家人都感到,母亲真是从鬼门关转悠了一圈捡了一条命回家。两个余月来忧心重重、心力交瘁的家人长舒了一口气,无不从心底里由衷地庇佑。这个“上帝”就是市中医院以徐江祥院长、毛亚南书记为代表的诸位降魔驱病、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

是的,尽管我几近绝望又抱着一丝希望,曾十分虔诚地在《九江日报》发表了“祈愿母亲安康”的文章,热切地祈愿上苍庇佑,期冀巴望着能出现妙手回春的生命奇迹。但说实话,这种生命奇迹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真的会出现。然而,这种几乎不可能出现的生命奇迹,竟然由市中医的“白衣天使”们妙手回春地创造出来了。

我的母亲去年12月上旬因左眼感染住进了一家医院的眼科,在母亲患有冠心病、脑梗、肾脏功能也不很好的情况下,该院眼科的专家成功地为我母亲施行了左眼球摘除术。不料,全麻醉手术的术后综合反应,使得我母亲术后笫4天精神失常,特别是肾功能严重异常,一度肌酐指标达490多。为了维系母亲的生命,不得不在我母亲精神严重失常的情况下进行强制性“血滤”。这种强制性治疗是残酷的,但又是维系生命所必需的。10余天强制性治疗的分分秒秒,老母亲无时无刻不处在极度痛苦的煎熬之中。放弃“血滤”,医生说慢则一星期、快则一两天,母亲就会因尿毒症并发引起心衰而失去生命,继续缚住双手进行“血滤”维系生命,这对一个病入膏盲的年近80岁的老人来说,的确真是太残忍了。生不如死的治疗煎熬,使得非常珍爱生命的母亲彻底绝望了。母亲在我们去探望她时,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歇斯底里地发作了,发疯般地苦苦哀求医护人员和我们几个儿子放过她,宁愿去死也要让她回家。

是的,放弃治疗回家就是等死。但面对着己奄奄一息的老人试图自行从身上扯去各种针管,并从内心发出痛苦而又渴望解脱的乞求,在场的医护人员和我们家人都在扪心自问心自问,强制性的过度治疗是否会对老人的确带来生不如死的更大痈苦呢?束手无策、已经尽了一切努力、并给予了我们不少方便的医护人员及已尽了心的我们家人只好痛苦而又无奈地尊重了母亲的意愿。母亲从病床上被“释放”了,母亲获得自由回到了家中。自由后的母亲并不知道家中的人这时已在暗中为她准备着后事。因为,想方设法尽了各种努力的医生们和我们心里都清楚,母亲的日子己不多了,除非出现奇迹……

人的精神虽然不是万能的,但精神的作用又的确是巨大的。回到家中的母亲在自由自在的状态下,精气神似乎都比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好得多,并且还能在我们的帮助下下床坐在座便器上“方便”。尽管是这样,但我们谁都不敢盲目乐观,因为母亲身上导尿管中滴出来的尿还是酱油色的“血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没有放弃对母亲的治疗,抱着一线希望,我们尝试着与市中医院徐江祥院长取得了联系,征询可否服用中药救治。热心的徐院长很快就请分管肾科工作的吴院长上门为母亲进行号脉诊治,两副中药下去,母亲的尿量似乎有所增多,病情趋向好的方面发展。见此,心力交瘁、沉石压心的家人心中都似乎开了一丝丝的缝。因为,吴院长告诉我们,只要有一定的尿量,就有救治的希望。而且我们也感到,就是无救,起码母亲在世间的最后日子是可以在自由自在自主的状态中度过的。自由比命都贵。母亲就是这样,在病痛的折魔中宁愿放弃生命也要获取自由。

 这时,已冷静下来而且处在自由中的母亲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渴望,她老人家示意要去市中医院。因为,她从吴院长热心上门诊治的救助中感受到了市中医院的医疗服务水平和质量。事实证明,市中医院是值得病人信任的,母亲垂危之中的生死抉择也是正确的:我们拨通'120'不到10分钟,市中医院的救护车就到了家门口,救护人员手脚麻利迅速将母亲送到了急诊科,值班医生分秒没耽搁就与心脑血管科取得联系,从拨通电话到在市中医院心脑血管科住下来,约摸只花了20多分钟,真正是体现了市中医院惜时如命地治病救人。当时,夜半更深,我们没有也不便去惊动任何人,我们没有任何特殊,却感觉和享受到了院方平时对任何病人都是这样的优质服务。

心脑血管科的当班医生是位年轻女性盛夏琴医生。这时已是凌晨一点,我们第一眼见到的盛医生没有一点我们曾在夜间到医院求医见过的睡眼惺松的医生模样,这说明盛医生不是在睡梦中值班,而是在状态良好的清醒中履行着一个夜间值班医生的职责。盛医生非常耐心仔细地询问了我母亲的病情和既往病史,迅速作出了母亲是突发“心梗”的病情判断,并对症用上了药。此刻,已是凌晨一点多了,为了对我母亲这样高龄的危重病人负责,盛医生还电话唤醒了科室的周建燮主任,一位从西安引进的在心脑血管病治疗上很有造诣的专家。我们很是感动,半夜里被叫醒的周主任针对母亲的病情在电话提出了用药的指导意见。

 经过几个小时的对症输液用药,母亲的“心梗”似乎得到了一些缓解,但院方没有掉以轻心,天亮一上班在徐江祥院长的安排下由曾上门为我母亲治病的吴院长牵头组织了相关科室的综合会诊,母亲的病床前汇聚了心脑血管科、肾病科、眼科、重症监护室等十余名专家。确定了先行重点化解“心梗”,密切观察肌酐指标变化,只要肌酐指标每天上升幅度控制在50以内,就不对已极度虚弱的、且对“血滤”已极度恐惧的老人再次进行“血滤”。真是谢天谢地,这一正确的治疗方案,把命悬一线的母亲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此后,母亲的病情日日趋好,先是“心梗”安全化解,继之肾脏功能也在日趋向好,而且,老母亲曾经一度神经失常的状态,也经过市五医院两位专家的精细治疗和市中医院的精心调理而逐渐恢复了正常。见此,一家人日日揪紧的心也在开始舒缓轻松起来。

守候在母亲的病床前,细细思量着几乎已经绝望的生命奇迹为什么竟能在市中医院产生?我深深地体悟到,这是因为,市中医院从院长、书记、副院长到每一个医生、护士不仅是在用精湛的医技,而且是在用心、用情在为病人治病,而且各科室无缝对接,协调配合的就象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对每一个垂危病人总是举全院之力进行救治。

在市中医院众位圣洁的“白衣天使”的精心治疗、优质服务下,老母亲的病情一日比一日好转,肌酐指标由最高峰时的500多下降到现在的170多,上身一个余月的导尿管也拔掉了,母亲不仅保住了生命,而且恢复了自主正常的大小便功能,而且由人挽扶着可以下床稍稍走动。看着日益康复中的母亲,家人的心中不知有多么欣慰;望着眼前那些殚精竭虑精心救治我母亲的圣洁的“白衣天使”,我们全家人不知打心眼里有多么感激。

我们真是感恩“上帝”。正是市中医院这些驱病降魔、妙手回春的病人的“上帝”,把母亲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给了我母亲第二次生命。同时,也驱除了我们内心的极度凄苦,给了我们整个家族无比的欢欣与幸福。